·一紙方糖·

·十四日夜 戚戚寒澗·

·我則老矣 君生孤也·



“敢譁者死。”

【绮意绮】爱美之心 (一)

绮意最性转!!!雷别看!!!最光阴有点单箭头,但是也不明显

写来好玩的,没有什么脑子,别带脑子看。

会有下文(吧)


  很少有人能面对绮罗生说出拒绝的话,毕竟爱美之心是人之常情。若是另一个美人与她相对应许还生出一点惺惺相惜之情,这世上好看的人终归还是太少。有时绮罗生穿着校服随便抹了点防晒走在街上会突然想叹气,有种生不逢时恨无敌手的萧瑟,尽管她都会被这种感觉吓一跳,心想实在是太自傲太浅薄了,可事实到底是事实,只好假装自己没有产生过此类念头。没办法去责备一个的确貌美的少女怎么能有这样肤浅的胜利后的失落感,因为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体会不到这种心情。


  绮罗生在T校的高一里出名最开始是在军训,同龄人在烈日下被烤焦,而太阳晒她仿佛晒红一朵苹果花。第一天晚上她的照片就传到了QQ校群,高二高三单身的学长以及部分学姐都沸腾了,开始四处打听此等绝色的感情状况与联络方式。当晚校群消息刷的很凶,连绮罗生特招进来跳的什么舞都扒了个清楚,分分钟999+,出来发公告发通知的校内社团负责人苦不堪言,差点戳爆学生会副会长一留衣的小窗。一留衣转头去戳意琦行,十几个抖动发过去之后喜获意琦行的表情包一张,白底上清楚鲜明两个黑色大字,别动。


  一留衣乖乖地叉掉意琦行的对话窗口。


  他再点开校群,发现意琦行也在群里发了一张款式类似的图,只是图上的字变成了安静。


  校群死寂。


  高二一班-意琦行:@社团负责人,发布通知。


  负责人把七八个通知和注意事项都发了出去,然后颤颤巍巍地退下了。


  高二一班-意琦行:胡闹也要有个限度,不要给他人带来无意义的困扰。还有事吗?


  校群依旧死寂。没人讲话,估计都转战没有学生会会长坐镇的微信群了,一留衣挠挠头,把刚刚收的绮罗生的照片给意琦行发过去一张,过了一会儿意琦行回了一条,有点眼熟。一留衣惊了,说难道你也学他们那套,这个妹妹我曾经见过的?意琦行秒回了他一个表情包,白底黑字的滚,然后发了三个字:


  瑰意琦行:去跑步。


  太羽惊鸿:好8!


  提示音响起,有人来加一留衣好友,他看了看,是个学妹,头像是只霞光下的小狐狸,群名片是“高一打渔的”,他欣欣然点了同意,然后热情地打了个招呼:


  太羽惊鸿:halo!


  白衣咕啾:学长好![图片]


  白衣咕啾:学长好活泼,跟意学长完全不一样,他是不是很严肃啊?我跟他发消息他只回我一个”你好“,还是带句号的。


  一留衣一挑眉,马上截了个图给意琦行发过去并配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才回:


  太羽惊鸿:?恩,其实还好,的确挺严肃的,不严肃怎么管学生会嘛,还有,意琦行是学姐不是学长啦。


  白衣咕啾:真的!!?


  一留衣从这三个符号中咂摸出了一点不对劲,但又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意琦行是学姐这件事很值得小姑娘兴奋吗?他天真地回了一句:


  太羽惊鸿:恩恩,你要看照片吗?


  白衣咕啾:......真的吗,我可以拥有吗(轻轻


  太羽惊鸿:[图片]悄悄发给你,不要给别人看哦。


 此时跟他隔了几座山几条水的军训基地里,女生213宿舍6号床上,挤在一起的最光阴和绮罗生对着那张照片发出满足的叹息。这张照片估计是一留衣在体育节的时候趁意琦行不注意偷拍的,然而偷拍的未免太有水平,亦或者是意琦行本来就无死角的好看,绮罗生觉得后者可能性更大。是张侧脸照,镜头挨的不近不远,阳光像融化的金色蜜糖一整瓢泼下来,意琦行坐在草地旁,闭着眼微微抬起头,睫毛如展开欲振的鸟翼,末端凛然地上弯,试图接住一点下落的光,但光线还是顺着她挺直的鼻梁滑下去,落入领口,皮肤不是冰雪而是糖霜的白,绮罗生的手指按上她长的过分的睫,指尖的肌肤仿佛被青草轻轻擦过,最光阴凑过来,长发垂了几缕在屏幕上,她刚洗完头没完全吹干,薄荷的香气凉丝丝地飘进绮罗生鼻腔。她转过头去看自己的发小,发现那双眼睛里露出了兴味盎然的光,最光阴论长相无疑能和绮罗生平分秋色,但她不常笑,笑起来也不温和,抬眼一瞥也是冷冷的,无数横刀飞箭呼啸。然而此刻她的脸上甚至带了鲜润的粉色,眼里的寒意被冲散,意琦行睫上的光也落到她眼里。


  绮罗生点掉图片,转发给最光阴,然后回复一留衣:


  白衣咕啾:!谢谢学长


  太羽惊鸿:不用谢,她真人更好看!帮我保密就好......你叫什么名字啊?


  白衣咕啾:最光阴。


  (最光阴:?干什么)

另:绮罗生的头像就是我lof头像。

评论(6)
热度(29)
©·一紙方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