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方糖·

·十四日夜 戚戚寒澗·

·我則老矣 君生孤也·



“敢譁者死。”

①个脑洞

之前跟好友聊天,她说她很喜欢两个艺术家的爱情,因为够疯狂。


然后我补充说我觉得作家还不行,诗人算是可以安排进去。她说对,我又说,其实你就是指画家吧?反正其中一方要是画家。她点头x n。我觉得很有意思,她希望的模式其实是画家和音乐家,但我喜欢画家与舞者,大概算是一个梦和执念,美丽至上的世界里只需要色彩和柔软的肢体。


然后我就跟她讲,你明白我现在在想哪一对吧?她笑了一下,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明白。总归是绮罗生和意琦行,哪一个舞蹈哪一个作画其实无所谓了。只要爱着就好,他们的爱可以热烈到一辈子都不用考虑失去,如果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就是世界崩塌,一则无无则有。这是其他任何设定都没法办到的,即使本性有这种疯狂,没有诱发的契机也就等于没有了,说实话只有这一个设定能够让我想到所谓的HAPPY END,其他的无论怎么算,都算不成一个圆满。天时地利人和,只有结局散乱潦草,只能一笔带过,因为没有任何可供众人大书特书的细节与必要。


梗有兴趣可以拿走,也可以和我讨论。

评论(1)
热度(4)
©·一紙方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