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返涟山-

·斯文人·
·幻想家和不彻底的实干派·
·周泽楷狂热·





她热爱江湖,我一生少年。

【黄周】追逐(一)

追逐
◎黄少天生贺……太羞愧了,迟到太久◎
◎黄周黄无差其实  摄影师黄x歌手周◎
◎渣文。无意识的叨逼叨◎

    他醒来了。面前两三束阳光温和地低下头看他,窗子大开,风灌进来,黄少天大半个身子都暴露在热烈的阳光中,恍惚间他望向窗外,天依旧蓝的没有瑕疵,平稳无波澜,一切都像是入睡前的模样,原先偏头就能看到的天空上也没有云来遮盖,他想自己可能只是一闭眼再睁开,梦里却已走过了数个春冬,时间伸展出的藤蔓都延展到他记忆的每个角落了。
广州的夏天,下午三点和六点找不出区别。这座城市的夏季有多么热啊,云都不飘了,蝉都不叫了,思念都不动了。都懒洋洋地卧在原处。黄少天习惯在夏天里午睡,每次醒来他都觉得时间没有过很久,可能就是几个呼吸的长度,但醒来的昏沉感又是切切实实的,因此他可以心安理得的在床上发呆,慢慢回想起好像在梦里被遗忘了的一部分灵魂,并美名其曰小睡后的回神。
你想去哪里呢。
他每次醒来后脑海里都只有这句话。
角落。
这是接踵而来的第二句话。他记得这是周泽楷的回答。
他揉了揉一头乱发,把裹在身上印着企鹅的小被子卷到一边去,下床穿上拖鞋啪嗒啪嗒走到冰箱前打开门,蹲下身,审视着里头满满当当玻璃瓶装的橘子汽水。他午睡后喜欢喝一瓶橘子汽水,往常周泽楷开了瓶盖递到他唇边,黄少天就惬意地凑上去咕嘟咕嘟,喝完之后半眯着眼地亲他,渡周泽楷满口腔的清甜味道,橙黄液体的最后一滴也消失在吸管顶端,天空中终于飘起来一丝云以后,午睡才算真正结束。他盯着瓶子上清秀的手写日期,勉强从午睡后困倦的混沌中挣脱出来,意识到周泽楷已经走了大半个月了。瓶身上潮潮的,有水滴沾的日期模糊,黄少天吧嗒了一下嘴,拿了最前面一瓶然后重重关上门。
他把标签撕下来丢掉。扬起脖子灌汽水,五指舒缓的张开又合拢,温度冰的扎手。黄少天至今未发现他其实并不如自己以为的那样喜欢橘子味。但是习惯篆在灵魂里比刻入骨髓还要长远的多,他为了每个午睡后的流程硬生生提携了这个不轻不重爱好的位置,而灵魂中的字眼不能再有降格的机会,因此很多东西就这样被他留了下来,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和另一个名字挂了钩。
黄少天跌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枕着软垫又躺了下来,他最近渴睡仿佛猫儿似的,然而黄少天非常爽利地将近来懒惰不想干正事的原因推给了天气,可不是嘛,暑气这样重,先前周泽楷还在的时候,他埋在人颈边都常常忍不住用粤语骂几句,说水浸街都好过概,周泽楷往往很敷衍地给他理理头发当做安慰。一来二去周泽楷有时都会笑着用粤语附和他几句,令黄少天惊讶的是那句其实并不常讲的粤语周泽楷居然说的挺地道,周泽楷说是看电影学的。黄少天也就这么放过去了没细想。他没时间细想,因为周泽楷说那话后总会闭紧唇露出一个弧度羞涩的笑容,尾音放的轻且软,拉长带出飘忽不定的迟疑和不自信,眼底的光梦影一般轻轻浮上来,他作为周泽楷的男朋友应该给予一个坚定的吻作为鼓励,因此黄少天非常愉快地亲了上去,把悠长的尾音堵在齿间。
但周泽楷至今好像也只会说那一句粤语。他甚至不说被传坏的“猴赛雷”。
如今闲下来脑子里空白一片时他突然思索起来,到底是什么电影才会教他“晴天适合跑步”这句话呢?

评论
热度 ( 8 )

© ·舟返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