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方糖·

·十四日夜 戚戚寒澗·

·我則老矣 君生孤也·



“敢譁者死。”

意料之外

校园pa

原创人物第一视角,原创人物为暗恋意琦行的女孩子

多人暗恋,暧昧向



好多年过去了,是在我攒的那瓶相思子都枯萎发黑只能丢掉以后,我的高中班级终于热热闹闹地开了一场同学会。该来的都来了,该缺席的也照常缺席,席间都喝得面红耳赤,讲话渐渐跟少不更事时一样放肆。步香尘醉醺醺地拿出手机,给身旁人翻看她珍藏的过去,于是周围闹哄哄地围了一圈。从校运会到艺术节,还有校舞蹈队去上海比赛的照片,步香尘画大开大合亮闪闪的浓妆也不显僵硬,往人群中一站扎眼得很。她是真漂亮,少女时期的青涩也遮不住风华。那时学校的裤子宽宽大大,爱美的女孩子都拿出去改裤脚,步香尘也改,脚踝纤细得如英文字体感叹号,露出...

【绮意绮】爱美之心 (一)

绮意最性转!!!雷别看!!!最光阴有点单箭头,但是也不明显

写来好玩的,没有什么脑子,别带脑子看。

会有下文(吧)


  很少有人能面对绮罗生说出拒绝的话,毕竟爱美之心是人之常情。若是另一个美人与她相对应许还生出一点惺惺相惜之情,这世上好看的人终归还是太少。有时绮罗生穿着校服随便抹了点防晒走在街上会突然想叹气,有种生不逢时恨无敌手的萧瑟,尽管她都会被这种感觉吓一跳,心想实在是太自傲太浅薄了,可事实到底是事实,只好假装自己没有产生过此类念头。没办法去责备一个的确貌美的少女怎么能有这样肤浅的胜利后的失落感,因为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体会不到这种心情。


  绮罗生在T校的高一里出名最开始是...

发一个最意的性转情头。

性转哦!!!注意一下避雷!!!!

万圣节的全校狂欢即使是高冷冰山如学生会会长意琦行也没办法拒绝这份热闹,平常不敢搭话的迷弟迷妹都借机来讨糖,意琦行后来恼了,一人塞一袋就打发走,推着自行车匆匆走出校门的时候被扑过来头上还有猫耳朵的最光阴吓了一跳,意琦行红着脸咬着嘴唇问:

“怎么穿成这样?”


最光阴耸耸肩,叼着棒棒糖笑了:


“为什么不行——万圣节啊?”

希望太平明白,他现在不是在写尘外孤标,是在写天煞孤星。

小雪

外链,我根本不知道哪儿有敏感词。

https://zine.la/article/5f3f25340b884b34adc7cf3c04b5856e/

LOVE MY CAR

最意《LOVE MY CAR》


  八月中旬的阳光热烈到虚假的地步。


  最光阴无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揉着眼睛,他刚从一场不太美妙的午睡中醒来,整個人又曬在光下,浑身是汗,衣服湿透了黏在背上,很不舒爽。周圍同學的笑鬧聲嘈雜,他更加煩躁,提前開學第一天,這麼激動幹嘛,都很想好好學習嗎?最光陰想到今天才八月十幾號,眉頭便幾乎擰在一起,這個暑假短到像小鳥一樣,啾啼一聲便飛過去,人還沒來得及回神,影子都看不見了。他坐直了身又揉揉頭髮,靠在椅背上閉上眼繼續睡。


  三下敲門聲。


  整個教室一下子沸腾了,最光阴敢说自己听到了尖叫和口哨声,可是又马上寂靜下来。最光陰沒睜眼,他眼皮動...

隔了大半个地球和至今没算清楚的时差,意琦行生生被欢天喜地的狗吠吵醒。他带着三分怒气七分迷惘按了接听键,没打算讲话,只是听着对面轻而悠长的呼吸声,觉得最光阴做人实在是很失败,没必要半夜吵醒他再催眠。他昏昏欲睡但又舍不得挂电话,毕竟这欢快的狗叫声半年也不响起一次。


然后意琦行看了看表,发现是凌晨三点,当机立断挂了,倒头就睡。眉心疼得发紧,他模模糊糊想到明早好像还有个化学实验要做,眉心就开始扯着痛了。


有人在外面砸门。


意琦行从床上弹起来,一路跌跌撞撞地冲到家门口,打开门一只狗就扑了上来,温暖的舌头舔得他颊上湿漉漉的,然后那只雪白的大狗被扯开了,他闻到一种清爽的海洋香气,最光阴顶着...

台北红玫瑰

冰剑。中秋快乐。

非原作,普通人设定而已。

结局草率,这个看看什么时候捡起来大概是要重写的。


      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意难平的不可言说,也不会有值得期待的明天。如果故事的开头像是北美大陆的西海岸一样灯火璀璨,黄金铸成影子的痕迹,它的结尾就好如几尺长的宣纸,纸上大片大片的都是空白,只在靠近边缘的地方有寥寥几只孤雁。


      冰无漪与剑布衣,这两个名字再被一同提起的机会很少了。当事人放...

①个脑洞

之前跟好友聊天,她说她很喜欢两个艺术家的爱情,因为够疯狂。


然后我补充说我觉得作家还不行,诗人算是可以安排进去。她说对,我又说,其实你就是指画家吧?反正其中一方要是画家。她点头x n。我觉得很有意思,她希望的模式其实是画家和音乐家,但我喜欢画家与舞者,大概算是一个梦和执念,美丽至上的世界里只需要色彩和柔软的肢体。


然后我就跟她讲,你明白我现在在想哪一对吧?她笑了一下,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明白。总归是绮罗生和意琦行,哪一个舞蹈哪一个作画其实无所谓了。只要爱着就好,他们的爱可以热烈到一辈子都不用考虑失去,如果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就是世界崩塌,一则无无则有。这是其他任何设定都没法办到的,即使...

我已经死了。我死了。我要活着。我要飞升。啊!!!!!!!!!!

Kirkland House:

我大脑空白了我流泪

望北之川:

Eduardo Saverin:

“I have tremendous faith in Mark Zuckerberg after rough year. ” 

我要把这句话,裱起来。

©·一紙方糖· | Powered by LOFTER